• 跳到主要內容
    博世在中國
    自動駕駛工具開發工程師

    拋開了安全的自動駕駛就是“耍流氓”

    黃羅毅

    黃羅毅

    拋開了安全的自動駕駛就是“耍流氓”

    我目前在智能駕駛與控制中國區擔任開發工程師,主要從事自動駕駛工具鏈的開發?;蛟S很多人對這個工具不是很理解,簡單來講它是一個賦能的基礎設施,時髦一點的叫法是infrastructure。自動駕駛的開發是基于數據驅動的,會產生很多數據,那如何把這些數據有效地利用起來,我所開發的工具,便開始發揮作用。舉例來講,采集回來的海量數據需要進行清洗,這里的清洗不是放到博世洗衣機里,而是對無效的數據進行清理。篩選出我們有用的數據后,會用特定的方式保存下來,后續用于回放、仿真、標注、訓練等。所以這里的工具涉及到數據處理的工具、可視化的工具、仿真的工具、訓練的工具等等。簡言之,就是開發整個自動駕駛數據閉環中涉及的工具,讓數據流動起來,更好地發揮數據的價值。

    ——自動駕駛工具開發工程師 黃羅毅

    黃羅毅

    我的職場關鍵詞:“碼農”“功能開發”“產品管理”“折騰”

    當我回想起與博世的淵源,雖然經歷有些坎坷,不過好像也是冥冥中注定好了的。我第一次投遞的博世崗位是自動駕駛管培生,后來崗位被取消了,想想HR也夠狠的,為了不招我,把崗位直接都給取消了;于是我就到一家咨詢機構去了,直到有一天,意外的接到HR的電話,問是否還考慮博世,于是我又來了。第二次投遞時,考慮到自身的專業,我申請了車聯網開發工程師和信息安全工程師兩個職位,收到offer后,卻發現上面大大地寫著“自動駕駛工具開發工程師”。等到正式入職,組織給我安排的工作卻是系統產品管理。好家伙,正式入職前我就輪了三次崗位,雖然過程有些離奇,卻給我帶來了一段新奇的心理體驗。

    2017年9月,中國區的自動駕駛項目部正式成立,組織架構也發生了相應地變動,我自己則由之前的系統產品管理轉為自動駕駛產品管理,我也一夜之間成為了博世中國第一個自動駕駛產品經理,打心底里感到驕傲和自豪。經過兩年的發展,原來的項目部開始壯大為一個工程部門,我的工作內容再次從產品經理轉回碼農,從事自動駕駛平臺開發,包括感知、融合、決策以及地圖定位等功能。直至2021年9月,隨著新的項目部成立,我轉到了現在的崗位,從事自動駕駛工具鏈開發。

    所以回想起這些奇妙的經歷時,我發現自己始終圍繞的都是自動駕駛相關領域,如果用幾個關鍵詞來描述自己,那就是碼農、產品管理、功能開發、當然還有折騰。

    黃羅毅

    在“0-1”中創造中國奇跡

    對我最大的吸引點就在于“0-1”的過程。由于博世在汽車與智能交通領域一直以硬件和質量著稱。在中國市場,客戶對軟件和工具的需求不斷增加,這使得我們也正好有了在中國開發從0到1的過程,我們稱之為“local for local” 的開發戰略,其目的就是跟中國的工程師一起搭建整個自動駕駛系統,既而進一步實現“local for global”的目標。

    對我個人而言,在整個“0-1”數據閉環系統的搭建過程中,有機會讓我把汽車行業和互聯網行業的優勢有機地結合起來。例如汽車行業講究安全、流程、規范和質量;而互聯網行業講究快速迭代、敏捷、用戶導向。兩者的結合,對我個人的成長和收獲而言十分有益。

    黃羅毅

    在傳統中迭代更新,打破德企刻板印象

    博世的人才培養戰略是非常系統化的。除了自身的感悟外,我們新入職的同事也會這樣感嘆博世的人才發展梯隊和系統性的培訓。團隊氛圍上,很多人會產生“博世是一個傳統的德國企業,吃大鍋飯” 的刻板印象。實際上我們事業部更像是初創或者科技公司的感覺,相互間的分工界定并不大,鼓勵“斜杠青年”,鼓勵用新的方法解決問題,大家也都十分積極向上。工作文化上則是傳統和潮流并進,比如說保證安全量產的流程下,積極引入當代互聯網公司工作狀態和工作方式。當然,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還是要有的。

    黃羅毅

    堅持跨界的博世自動駕駛技術

    自動駕駛技術多樣化。自動駕駛會融合汽車、通信、計算機、軟件、人工智能等各類高新科技,多種技術的融合推動了自動駕駛行業的快速發展;

    自動駕駛跨界融合。除了不同學科的融合,眾多不同行業背景的公司和人才也都紛紛加入進來,有來自傳統的汽車行業,也有來自新興的消費電子行業。自動駕駛行業整體呈現出多學科融合、多行業交織的現象;

    自動駕駛市場差異化。中國客戶對自動駕駛的需求,與其它國家的客戶可能出現不同。區別于原先中國汽車行業大多跟隨美國或者歐洲的發展,在自動駕駛領域,有可能出現中國引領全球潮流的發展。

    黃羅毅

    自動駕駛任重道遠

    挑戰一:安全是底線。安全應該是自動駕駛的最高優先級,如果有不安全的自動駕駛量產,會讓公眾對自動駕駛技術產生顧慮,甚至影響到整個自動駕駛行業的發展。同時,沒有絕對的安全,如何在安全和可用性之間取得一個平衡,也是行業需要解決的問題;

    挑戰二:數據合規。在進行數據采集和處理時,需要滿足國家對數據合規的管理,比如涉及到隱私的人臉和車牌數據,需要進行匿名化處理;涉及到敏感數據,需要有資質的企業進行處理。

    自動駕駛一以貫之是博世集團的戰略性業務領域。作為該領域的創新開拓者,博世借助駕駛員輔助系統及其所需的相關傳感器技術,很早就為實現全面的自動化等級夯實基礎,并實行“雙元戰略”。一方面,為了使駕駛更安全、更輕松,博世正為私家車開發聚焦于駕駛員輔助、部分和有條件的自動駕駛系統的解決方案(SAE L1-3級)。另一方面,團隊也正積極與合作伙伴們共同研發專用于車隊與新運營模式的高級別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尤其在物流領域,博世認為SAE L4級自動駕駛系統具有可觀的應用與商業潛力。

    黃羅毅

    “1-∞”的發展愿景

    談及未來移動出行的三大趨勢:自動化、網聯化和電氣化。就我自己而言,在自動化和網聯化摸爬滾打了多年,后續還是挺想嘗試電氣化相關工作的,比如電動汽車和氫燃料汽車。

    我把團隊目標分成了短期、中期和長期。短期的話,快速建立團隊能力,開發最小可用功能的產品,服務于算法開發人員在此基礎上開發。直白地講,就是盡快投入項目使用;

    中期目標要實現項目的成功推廣。這個過程我定義為“1-100”。如何理解這個過程,就好比我們現有的項目上線成功后,如何再推廣到其他相關聯的事業部,如車聯網部門、智能座艙,甚至推廣到博世中國的其他事業部等,逐漸讓這些成果能夠運用到博世的產品開發中;

    長期的話,恰如博世的口號“科技成就生活之美”,我希望能將我們的黑科技帶到普羅大眾的生活中,就好像很多博世的產品,已經和日常生活緊密融合起來了。這個階段,我將之定義為“100-∞”。把產品推向社會,讓它產生社會價值。

    言及未來,我非常期待當大家提及博世自動駕駛時,腦海中第一浮現的就是“靠譜”二字,并因此樂意成為我們的客戶?!翱孔V”包含著安全、品質等,這些都是任重而道遠的。還是那句話,“拋開了安全的自動駕駛都是‘耍流氓’”。

    激情综合色综合啪啪五月丁香_婷婷丁香五月六月综合激情啪_婷婷丁香五啪啪五月综合_午夜